國立彰化師大社區心理諮商及潛能發展中心 -- 把話說到心坎裡

溝通可以化解歧見、消弭代溝、宣洩鬱悶、擴大影響,好的溝通可以拉近彼此的情感,令人如沐春風。然而如何講清楚才能讓對方聽明白 ?快樂與不快樂的夫妻的差別在那裡?會溝通?會解決問題?還是有效的情緒表達?為了有效改善夫妻關係,許多婚姻專家建議由改善溝通技巧、說話方式著手。其實是小看了夫妻溝通的複雜性。從夫妻對關係的抱怨常會發現:

不是技巧拙劣,是感受不對

 素梅說:「其實,有時候,我不是不知道他喜歡聽什麼?或說什麼他才會高興,但是看到他那個樣子,我心裡就有氣,就不想給他稱心如意。」在這裡,無法有效表達已經不是溝通技巧的問題,而是輸贏、感受的問題。素梅在理性上一定知道,這樣互鬥,以牙還牙只會讓問題更糟,但要自己委屈求全,只是讓自己的自尊再度受到踐踏,對方不會感謝,只會得寸進尺。

不是耳背,而是期望不對

 張先生對張太太怒斥道:「我已經講了那麼多次,你總是做不到,你到底是怎麼想的?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?……」。張太太委屈的低語道:「我不是沒有聽到你的期望,也不是不願幫忙,而是我自己也忙得不可開交,根本還沒有力氣做到那邊…..」。現代人生活步調快,壓力大,夫妻各自扮演多重角色,當自己忙得不可開交時,往往期待對方伸出援手,一解燃眉之急,卻忽略了對方可能有的困難,對對方產生錯誤的期待。

不是孰是孰非,而是相互助長

 夫妻間口出惡言、聽而不聞、對牛彈琴,不但阻礙了兩人情意的表達,還挫敗了彼此的情、粉碎了雙方的心。夫妻間每次爭論的重點或許不盡相同,但劇情卻大同小異。

 惠如說:「他在外面話多得很,每個人都說他幽默風趣,可是回到家就一句話也不說,如果你問他,他就一付很不耐煩的樣子…….」。有志則抱怨道:「惠如真的很煩,從入門開始,便一直問,好像需要對她交待每個小時的行蹤一樣,我覺得回家就是要休息,她這麼煩我都覺得壓力很大。」

 夫妻間的衝突總是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這就是所謂的清官難斷家務事。因為兩人的互動可不是:若A則B,即,要不是你什麼都不說,我又何必不斷的問?或是:要不是你一直問,我怎麼會煩的不想回家。而是糾葛難理互相助長。

是與敵人共枕,還是愛人同志?

 在每一次挫敗的互動中,不但傷了夫妻間的情、還傷了彼此的心,同床異夢、關係緊張,真教人坐如針氈。然而夫妻間何以雞同鴨講?歸納原因最重要的在彼此的關係。

 可惜的是,所有的夫妻經由長期的相處已發展出固定的互動模型,與互相對應的關係,即使每天上演的戲碼不同,但卻循著固定的舞步,例如秀玲說:「他常常批評我,說我只會指揮他做東、做西,其實他為家裡做的,不過是我的千分之一。他會有這樣的錯覺,是因為家裡的事大多是我在規劃,我也是忙不過來才要求他幫忙,他常常不知道我在忙什麼,他回家就是想休息,其實我也很累…….」。僵化的互動讓關係很難調整,像志雄說:「….兩個人就吵了起來,我乾脆走開,退出戰場,看她能夠罵多久,但我退出戰場,不是認輸,只是不想理她…..,反正過兩天她氣消了就沒事了….」。在志雄家,每一次的吵架總是藉由冷戰,來疏緩彼此緊張的情緒,但存在兩人間的芥蒂始終無法得到有效的解決。

  有的伴侶則對親密關係有個人成長經驗的過敏症,過於親密的關係讓他覺得窒息,因此他必需藉由外遇、工作狂、焦點在孩子身上藉以拉開關係的緊張:關係無法調整,溝通自然無法有效調頻。

 

為愛尋找出口

 夫妻的溝通的目標,是讓兩人更接近、更瞭解、更能成為生命中的精神支柱,讓家庭的運作更有效,讓家人都往家庭的核心靠近。為調節兩人的關係,促使溝通更有效提供如下建議:

1突破僵化另創新局

 懦弱的丈夫背後有一個強悍的母老虎;溫吞的太太背後有一位急驚風的先生或嘮叨的先生;太太的勤快助長了先生的依賴,太太對家務設想的愈多愈完整,先生更不需主動關懷家庭的狀況,只需在太太的指派下被動參與。在過去你或許過度擔心先生太忙,會疏遠了與家人的關係,因此,長期以來你都扮演著先生的前哨兵,專門為他報導家庭的大小事,在你的用心下,先生自然可以閉上眼睛、封閉感官,縮減家庭參與。因此,要改善兩人的關係或互動角色的第一步是打破這種關係型態,當太太不再過度介紹家庭狀況將迫使先生參與更多,或當你更有耐心的等她完成她應有的任務,自然不會所有的責任又回到你的身上。

2.莫以善小而不為

 許多人常以戀愛的墳墓來形容夫妻關係,兩人變得貌合神離,豈是婚姻之過,是雙方誤以為,達到自己心目中美滿婚姻的狀態,就是消除對方的缺點,而不是看到對方的優點,當所有注意焦點都在對方的缺點上,關係自然緊張無比,因此拉進關係,促進溝通的第一步是發掘並鼓勵所有的正向行為,即使那只是起碼的小善。

3.來,親愛的抱抱

 兩人的相處中互動是無時無刻的經由語言、非語言的方式,像是口氣、表情、接觸、眼神等在發生。夫妻間的交流也有不同的屬性,有些情況對方只是想從你的身上得到一些安慰、並不希望你提供什麼建議,例如春嬌說:「我告訴志明,今天早上繞了好久找不到停車位,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個人正要把車子倒出來,我就在那等他倒車,沒想到有一個不要臉的男的,竟從我的車後搶先停入。結果我先生竟然笑我笨,開車技術爛,….我氣得都不想再說了,沒想到在外面受得氣不夠,回家還要被他羞辱。」在這個例子中,春嬌要的只是兩句安慰的話,而不是開車技術的指導。對於渴求安慰的伴侶,最好的語言是,來,親愛的我抱抱。

4.關鍵問題嚴肅處理

 對於那些足以影響親子管教、家庭功能的重要決策,需要兩人聚精會神的充份討論,要能有效溝通在時空上應避免有形的干擾,如孩子的哭鬧、一邊做家事、看電視一邊討論、或精神不濟下、趕著出門的情況下完成討論;無形的干擾,如懷疑對方的居心、男尊女卑等。為了促使家庭功能有效運作,夫妻定期討論是重要的。

5.創造需要給你想要

 說別人關心的而不是自己想說的,這是最基本的動機理論,倘若同一件事你已經講了不只十次,那麼別再說了,第十一次依然不容易有什麼效果。而豐富見聞可充實兩人互動的素材,讓對方覺得聽你說既新鮮又有趣,覺得和你在一起、聽你說話是一種享受而不是壓力,因此不管夫或妻,在21世紀充實自己的視野都是必要的努力。

 在上文許多夫妻對彼此的抱怨的例子中,看起來是爭權力的問題,如誰能控制對方、控制家裡的主導權等;或是,不滿意雙方的距離,像是我們之間好像變得毫無感情,你根本不體諒我關心我等。然而兩人要能親密的溝通要以彼此的信賴作基礎。倘若,你認為配偶是一個可託付信賴的人,也就是我們是同一國的,那麼當有利益衝突時,他相信另一半會公平的對待自己,互信互賴的溝通才有可能發生您說是嗎?



gotop